埃瑞克·陳:臺灣能從亞美尼亞-阿塞拜疆戰爭中學到什么?

觀察者網 2021-01-05 檢舉

導讀:近日,總部位于日本的《外交學者》(The Diplomat)雜志在網站上刊載美國空軍顧問的文章,總結亞美尼亞-阿塞拜疆戰爭的經驗教訓,為臺灣防務出謀劃策。觀察者網翻譯本文,謹供讀者參考。

【文/埃瑞克·陳 譯/觀察者網 由冠群】

這位臺灣陸軍少校俯身在地圖上劃了一個弧形。“無人機的擴展航程已可以覆蓋這么大的范圍,這意味著現在一切都成了目標。我們該如何防御呢?”說完,他滿懷期待地看向我方代表團。

我方一位團員站了起來,臉上浮現出一絲騙人似的微笑。“好問題。但請允許我先陳述兩點,第一,你們的對手就是不用無人機也能打到你。第二,無人機是一種不對稱武器。是你們的對手來進攻你們——你們應該讓他們擔心如何防御你們的無人機。”

這番話引來了一片竊竊私語。后來休息時,這位少校找到我。“那個人很好戰嗎,還是什么?”——少校點頭微笑,想讓我同意他的看法。“不,她很現實,”我回答說。“現在事態已經發展到了不好戰反倒會很危險的地步。”這位少校看著我,一臉迷惑(可能他在琢磨是不是整個美國代表團都寧愿在烈火中共進午餐)。

然而,最近剛結束的亞美尼亞-阿塞拜疆戰爭已經有力證明了我這位同事的建議是非常明智的。從沖突結束后發表的各種總結報告中,我發現了臺灣軍方應該吸取的三個主要教訓。

開打無人機游戲

在臺海沖突的作戰想定中,制空權和制海權是最受關注的焦點。臺灣的“整體防衛構想(ODC)”強調“濱海決勝,灘岸殲敵”,而中國人民解放軍發表的文章則回應稱,解放軍將注重發動“聯合火力打擊”,大規模使用導彈力量摧毀臺灣的空防力量并癱瘓其防御能力。

埃瑞克·陳:臺灣能從亞美尼亞-阿塞拜疆戰爭中學到什么?

臺灣“整體防衛構想”示意圖 圖片來源:防務報告書

然而,亞美尼亞-阿塞拜疆戰爭所給出的最重要也是最明顯的教訓是,通過大規模使用無人機系統,地面部隊有可能在局部地區廉價復制強大空軍的部分作戰效能。

為了證明這一點,我們來看阿塞拜疆的例子。阿塞拜疆人在戰爭中使用了巡弋式炸彈(自殺式無人機)、帶有制導炸彈的中型攻擊無人機、配合火炮使用的偵察無人機,這些武器產生了毀滅性的殺傷效果。面對一個擁有堅固防御工事的對手,阿塞拜疆發起的無人機打擊嚴重損毀了亞美尼亞的固定指揮所、后勤中心和部隊集結地,極大削弱了亞美尼亞的防御能力。亞美尼亞的重裝甲部隊也享受到了同樣待遇,只是損失更大;亞美尼亞坦克在空曠地域沿著不難預測的行動路線向前推進,阿塞拜疆無人機抓住機會摧毀或俘獲了約240輛坦克。摧毀亞美尼亞的裝甲和機械化部隊至關重要,這使得阿塞拜疆輕裝特種部隊在炮兵支援下占領了山區防御要點“舒沙”,從而勝利結束了這場戰爭。

如果解放軍成功登陸臺灣,那么臺灣就將處于戰略防御狀態。考慮到中國人民解放軍空軍所具有的空中優勢,是否擁有能夠規避雷達搜索的小型無人機就可能意味著臺灣軍隊是否擁有在解放軍高度脆弱時發起攻擊的能力,如果臺軍沒有無人機那就只能在交戰時被動防御。中國人民解放軍將會像那些亞美尼亞人一樣被困在某一特定地域,拼死補充給養以維持其繼續進攻的能力,之后它們將沿著可預測的路線向臺北推進。與一開始就在海上摧毀其入侵船隊相比,這種情況實際更糟,因為一只建制不完整且又士氣低落的登陸部隊將無法輕易撤退,他們將一直吸引后方向其投送大量資源。如果美國海空軍摧毀了這只登陸部隊獲取后續補給的能力,那這只部隊基本上也就成了一枚棄子。

釋放欺騙誘餌

與臺灣軍隊相比,解放軍最大的優勢之一就是它能夠實施導彈飽和精確攻擊。在過去十年里,精確對地攻擊巡航導彈和短程彈道導彈大量擴散,這使中國人民解放軍火箭軍部隊成為“世界上規模最大、擁有彈種最多的導彈部隊”,而且現在的火箭軍部隊比以往任何時候都更好地融入到了解放軍的戰區作戰行動中。

此前,二炮部隊(現在的解放軍火箭軍部隊前身)發展短程彈道導彈是為了抵消預期中臺灣空軍作戰平臺和飛行訓練的質量優勢;直到1996-2000年,大多數分析家仍然預測在交戰時臺灣空軍能戰勝解放軍空軍。然而,為了證明中國人民解放軍的實力已獲得了快速提升和發展,解放軍火箭軍的關注重點已不再是發展短程導彈來摧毀臺灣的防御能力,而是發展中遠程高超音速武器來對抗和威懾美國的干預行動。

亞美尼亞-阿塞拜疆戰爭展示出了

來源:www.toutiao.com

推薦閱讀